str2
网络图库现温州19世纪地图 为英国地图之王作品
当前位置 :主页 > 客户服务 >
网络图库现温州19世纪地图 为英国地图之王作品
* 来源 :http://www.mrimbhu.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03 07:48

  温州瑞安的朱先生浏览网页时,发现了一张中国东部地图。“Wenchow” “Juian”“Lotsing”……读起地图上的用英文标注出的地名,朱先生说虽然舌头一再打结,但觉得这些名字好熟悉。的标注真的是温州吗?为什么熟悉的地名读起来那么怪?

  昨天上午,朱先生向温州都市报寻求答案。记者带着他的疑问,请教了语言学、地理学方面的专家。

  朱先生在网上看到的这张地图是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在线影像图库,是《泰晤士地图集》(The Times Atlas)中的一页。

  《泰晤士地图集》首次出版是在1895年,第二版是1920年。朱先生看的名为《中国东部篇》则是1920年版的修订版,在1922年发布。在这一版中,这幅原先没有的地图被收录。直到现在,《泰晤士地图集》还在陆续更新出版,可以说是界上有比较大的影响力的地图集之一。

  把地图创作者约翰乔治巴塞洛缪的名字输入,显示作者出生在1860年,1920年去世。他是英国著名地理学家和地图制作师。手握皇室认证徽章的他,在业界有着地图制作师之王的美誉。他绘制的主要城市的街道地图甚至促进了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初期的欧洲旅游。

  朱先生看到的《中国东部篇》上并没有标注创作时间,但从作者的生卒年和所在的地图集出版时间来看,这张地图有近百年历史。

  地图上的“Wenchow”(温州),“Juian”(瑞安),“Lotsing”(乐清)……念起来虽然拗口,但是在语言学家、学者沈克成眼里,这不是念错,而是使用了当时最常见的威妥玛式拼音。

  “在威妥玛来之前,因为拉丁语系和汉藏语系的不同,外国人读中文的地名、人名都是很乱的。”沈克成口中的威妥玛正是19世纪在中国长期生活、工作的,凭着对两种语言的了解,他成功发展了用拉丁字母写汉字地名的方法,叫做“威妥玛拼音法”,一度成为中国地名、人名及事物名称外译之译音标准。

  “当时国内的官话还没有统一,但是广东一带的人与外国人接触得比较多。所以,威妥玛拼音法有点英语的味道,又有点广东话的味道。”

  沈克成说,当时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有限,只有大的区域名称才用广东味的威妥玛拼音法,比如“Wenchow”;而小的地方,就可能从方言的发音标注而成,在威妥玛拼音和汉语拼音对照表中无法一一对应。1958年汉语拼音方案公布后,威妥玛拼音法的使用越来越少,但现在在等地还为人熟悉。

  在这幅地图上,标注的温州地名不算太多,但却可以找到金乡。沈克成推测,这可能与地图的功能有关,因为这是一张性的地图,而在明代,金乡卫是浙南沿海的军事重镇,和温州卫地位相近。虽然这幅地图绘制的时间与当时有差距,但从影响力考虑,还是将它放进去。另一方面,平阳县是“大县”,有“万人县”的说法,在地图上也都有体现。

  相比海岛上密密麻麻的地名,从比例上来说,陆地上的地名要少,越到内陆,地名就越稀疏。沈克成说,这可能和当时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和与其他地区的语言交流不便有关,船业、渔业等发达的地区更为他们熟知。他说,一百年前的地图和如今不同,有侧重面和认识的局限,所以呈现的结果也和现在认识的温州不太一样。

  通过对比现在的温州地图,可以发现这份地图在海岸线、岛屿及河流的绘制上都存在不少差别。

  图上飞云江口被绘制成一个朝东南方向的喇叭口水域,最宽处有十多公里,入海口面积达到数十平方公里。但在今天的地图上,飞云江入海口仅有两公里宽,并没有明显的喇叭口状。

  “按照这幅地图显示,瑞安城区当时也是位于喇叭口的水域中,瑞安作为一座古城,其建成区在过去一百多年里实际上并没有发生过这样巨大的变化。”温州市勘察测绘研究院地理信息工程师叶海亮认为,包括飞云江入海口在内的部分差异,并不能反映出温州在过去一段时期内的地理形态变化,“主要是限于当时的测绘条件所造成的误差。”

  叶海亮说,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收藏的部分同时代地图,在精确和详尽程度要优于这幅地图。“这幅历史地图仅能代表绘制者当时所掌握的信息,具有一定研究参考价值,不具有效力。”

  今天航测遥感,让绘制地图更精确、便捷,近百年前的这幅地图的测绘是如何实现的?

  温州市勘察测绘研究院原负责人、勘察测绘专家施正琛介绍,地图测绘需要经过实地走访,利用经纬仪和水准仪等设备,逐一确定控制点的经纬度和海拔,不同层级的控制点,确定了地图信息详尽程度。“比如沿着海岸测绘的一个个控制点,连接起来后就成了海岸线。”

  探访浙江永嘉:拥有800年历史的“文房四宝”村2014.05.27